????简爱往后退了一步的看着他,“你干嘛停下来。”

????“我说你这么粘着我做什么?你就那么想大家知道我们关系不简单?”南司爵想到她热衷于表露他俩的关系,就认为她动机不纯了。

????这里的人很多,虽然说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,南司爵不想跟简爱有什么绯闻传出,也不想给一些人造成没必要的误会。

????简爱听见他这番冷淡的话语,像是恨不得跟她撇清关系似的,于是她开口道,“我知道了。”

????“别以为你会从我身上捞到什么好处,想让别人误会你是我的女朋友,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。”南司爵咬着牙说道。

????简爱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知道了,不会再有下次。”

????看见她这副模样,南司爵的恼火不断的往上窜,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转身就迈开脚步,不等身后的人,自己率先上了车。

????坐在车子里的南司爵看着车窗外,一记眼神也不愿意给简爱。

????刚刚他已经感受到了全部人投来的目光,都在猜测他跟简爱的关系。

????南司爵非常讨厌这种猜度的目光,特别是亚瑟,那目光简直像窥探灯,又巴不得跟简爱坐在一起的。

????车子出发去了酒店,简爱跟着南司爵一起进了房间,她不敢乱动也不敢乱说话,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。

????南司爵倒了一杯水,“你是不是我应该解释一下你跟亚瑟的关系?”他接连喝了两杯冰水都没能给心中的火气降温。

????简爱缓缓开口道,“我们只是路人关系,昨晚才见了一次。”

????“哦?昨晚?”南司爵听见昨晚两个字,他握着杯子的手不断收缩,“简爱,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到处乱跑?”

????“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。”简爱还是把昨晚的事情隐瞒了。

????南司爵听见以后笑了笑,“你是想出去透透气,还是想出去找别的男人寻乐子?搭上了还能给你们陆家找点好处?”

????“南司爵!”简爱被气到了整个人站了起来,“我跟亚瑟没有关系,我也不想有关系。”

????“不想有关系,你还跟他认识?简爱,你可真的是不要脸。”南司爵缓缓站起身,不屑的瞥了一眼简爱。

????简爱气的当场就炸了,“在你眼里,我就是这样的女人?”

????“不是吗?如果你真的那么纯洁,就不会来我这卖自己,就为了让陆家得到利益,你也好分一杯羹。”南司爵勾起一抹冷笑。

????简爱听着那些话,心口酸胀酸胀的疼,她仿佛看见他在嘲笑自己为了利益,什么都做得出。

????她睁着眼,想为自己辩解,只是对方眼神里的笑意,深深刺痛了她,她的手渐渐握成拳,深吸了一口气。

????“南司爵,我不是这样的女人,不管你信不信。”简爱咬着牙说出一句,随后大步的走向了卧室,用力的关上了门,“砰。”

????整个房间渐渐安静下来了。

????简爱回到卧室以后,她就开始收拾东西,眼眶酸胀的让她难受,她红着眼眶的把整个行李箱都收拾的干净,随后推开了卧室门。

????看见站在客厅的南司爵和傅特助一同把目光转到她身上,她深吸了一口气,不再多看南司爵一眼。

????南司爵挑了挑眉,胸口的怒气顿时就炸了,可真行,还懂得自己回家了。

????“你和陆家的合作已经跟我没关系了。”简爱扔下一句,转身就往外走,门口的保镖把她给拦住了,南司爵一步一步走了过去。

????南司爵站到了简爱面前,单手放进口袋里,他目光里是快溢出来的怒气。

????“你就这样走了?陆家就会破产。”南司爵用威胁一样的口吻说道,他的脸色越发的冰冷。

????简爱听见以后,抬起头对上他的怒视,她倔强的说,“那就随你开心吧,反正你从头到尾也没有想过要帮陆家。”

????简爱说后,越过他直接大步离开了,保镖这一次也不阻拦了,剩下南司爵一个人站在那,他看着她那潇洒的背影。

????想到了很多年前,她走到一样的干脆,不带一丝同情和心疼,走的比谁都快,连一点点对他的眷恋都没有。

????只是这一次不一样的是,他看见她红了的眼眶,心口多了一丝苦涩。

????等简爱离开以后,傅特助安静的站在不远处,他有些搞不懂老板怎么想的,当初可是想方设法让简爱留在身边。

????“老板,到时间了。”傅特助轻声说道,让南司爵拉回了思绪,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大步离开了酒店房间。

????南司爵冷静的可怕,仿佛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,连傅特助都隐隐有些担心南司爵,这一天恐怕不太好过。

????离开酒店以后的简爱,却没有那么的轻松,她坐上了的士往机场方向开去,买了最快离开的航班,心情越发的沉重。

????心乱如麻,更多的是难过,简爱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回去之后还有一个大难题,那就是陆家和南司爵的合作项目,会中断了吧。

????到时候陆家也会把自己赶出家门,她一想到这,就更加的难受了,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。

????等简爱离开以后,傅特助安静的站在不远处,他有些搞不懂老板怎么想的,当初可是想方设法让简爱留在身边。

????“老板,到时间了。”傅特助轻声说道,让南司爵拉回了思绪,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大步离开了酒店房间。

????南司爵冷静的可怕,仿佛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,连傅特助都隐隐有些担心南司爵,这一天恐怕不太好过。

????离开酒店以后的简爱,却没有那么的轻松,她坐上了的士往机场方向开去,买了最快离开的航班,心情越发的沉重。

????心乱如麻,更多的是难过,简爱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回去之后还有一个大难题,那就是陆家和南司爵的合作项目,会中断了吧。

????到时候陆家也会把自己赶出家门,她一想到这,就更加的难受了,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。

????如果对方不是南司爵,她不会做到这种程度。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