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陆良川接过她递来的导盲杖,沉吟片刻,又道,“能不能让我见一见目击证人?”

????经他这么一提醒,纪晨曦脑海里有什么念头迅速闪过。

????关心则乱!

????她都没有去询问过那几个目击证人具体情况,怎么能确定容墨琛和小易真的掉进海里了?

????也许掉下去的根本不是他们两个呢?

????也许导盲杖是有人故意扔在甲板上的呢?

????思及此,纪晨曦迅速转身对慕思琪道,“思琪,还请你帮忙找一下刚才在甲板上的目击证人。”

????慕思琪立刻点头道,“目击证人是游轮上的安保人员,我马上让他过来!”

????于是,她让人把刚才去通知她情况的那名保安叫过来,询问细节情况。

????保安把自己看到的情况跟纪晨曦详细地复述了一遍,然后又道,“其实,我们也不是第一目击证人。听到有人坠海的声音时,甲板上恰好有几个小姑娘在场,她们才是容先生跳海的目击证人。”

????纪晨曦眸色一紧,目光直直盯着他,“还记得她们是谁吗?”

????保安露出回忆的神色,“她们长得都很漂亮,啊对了!有个女生身上的白裙子上好像沾到了什么,脏了一大片。”

????纪晨曦瞳孔一紧,“我知道是谁了!”

????慕思琪也听出来了,脱口道,“是蒂娜!”

????舞会开始前,蒂娜被纪晨曦泼果汁的场景大厅里每个人都看到了。

????今晚整个游轮上的女宾当中,裙子弄脏的好像只有她。

????此时,纪晨曦的大脑渐渐冷静下来,在得知目击者是蒂娜的那一刻,她就觉得容墨琛跳海这件事很可能是一场人为的恶作剧。

????不过,也不排斥蒂娜对之前的羞辱怀恨在心,所以对容墨琛和容小易下了毒手。

????这个蒂娜在名媛圈子里的口碑很不好,不过虽然慕思琪不喜欢她,却也知道她胆子不大。

????“晨曦,这件事可能有误会,蒂娜就算再混账也不敢害人性命,也许容先生他们还在游轮上。”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游轮下忽然响起一道激动的声音,“找到了!找到人了!”

????纪晨曦和慕思琪对视一眼,迅速走到栏杆前,往海面上的十几艘救生皮艇看过去。

????“人在哪儿里?”

????海面上,几名保安把皮艇划到不远处漂浮着的黑影跟前,合力将黑影捞上来。

????直到他们戴在额头上的探照灯照清楚那道黑影的样子,他们又露出失望的表情,“不是人!我们打捞上来的是人偶!”

????纪晨曦眉心一紧,立即对游轮下的保安道,“是什么人偶?送上来给我们看看!”

????很快,就有保安把人偶带上甲板,人偶大概一米来高,已经被海水彻底浸透,猛地看过去和真人很像。

????慕思琪认出这个人偶是二楼儿童乐园门口方着的迎宾人偶,“奇怪,这人偶是二楼游轮场的,为什么会掉进海里?难道刚才目击者看到的人影不是真人,而是这个人偶?”

????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????在她的提示下,纪晨曦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????她瞥过慕思琪,又将目光落回到人偶上,“思琪,你不觉得这个人偶的大小跟小孩子很像吗?”

????慕思琪回道,“这就是对照小孩子的身形定做的,很受小孩子的喜欢。”

????纪晨曦眼眸一眯,“如果在光线黑暗的地方,你看到这个人偶掉进海里,会不会误认为掉进海里的是小孩子?”

????慕思琪听着她如此直白的明示,顿时想到了什么,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故意拿人偶引诱容先生,让他以为掉下海的是孩子?”

????陆良川听到这话,眼底神色顿变,“确实有这种可能!”

????慕思琪却摇头道,“如果跳海的是别人,也许是人家错把人偶当成了小孩子,可是容先生是瞎子,他什么也看不见啊!”

????纪晨曦的眉头顿时拧得更紧了,连呼吸也有些紧绷。

????她承认慕思琪这话说得没错,可她心底还是认定蒂娜对容墨琛做了什么。

????“思琪,我们在这里对着人偶猜测一晚上恐怕也猜不出结果,不如请蒂娜过来一趟,她既然目睹了一切,自然对结果一清二楚。”

????“好。”慕思琪点头,直接吩咐保安去把人带过来。

????几分钟后,蒂娜是被保镖半拖半拽强行带过来的。

????“你们干什么?为什么要绑我?放开我!”

????可惜无论她怎么挣扎,那两名保镖的大手都像铁钳一样,抓得很紧。

????他们把人带到纪晨曦和慕思琪面前,才停住脚步,“太太,人带到了。”

????蒂娜身上的裙子已经换了,不再是那条染了果汁的脏裙子。

????慕思琪对保镖微微颔首,侧目看向纪晨曦,“晨曦,是你来问还是我来问?”

????“我来吧。”

????纪晨曦说着,往前走了两步,停在蒂娜面前,“你认识这个人偶吗?”

????蒂娜先是一怔,随即顺着她的视线低头,往地上看去。

????当目光落在那个湿漉漉的人偶身上时,她眼神猛地一变,不过反应很快,又迅速矢口否认,“这是什么?我不认识!”

????纪晨曦温淡的眉目没什么表情,只是冷冷扯了下唇角。

????下一刻,她手一抬,一把掐上蒂娜的脖子,把她抵在游轮的栏杆上。

????“这个游轮上到处都有监控,如果我去找监控发现这件事跟你有关系,你会死得更难看!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考虑下,要不要交待。”

????蒂娜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粗暴地对待过,脖子被掐得很紧,她出气多进气少,脸很快就涨红了,连说话都被得特别费力。

????“放开……你放手……”

????纪晨曦的手没有松开,甚至还收紧了几分,“不要考验我的耐心,说,人偶是怎么回事?我儿子和容墨琛呢?他们在哪儿?”

????“啊!”蒂娜被掐得直翻白眼,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感觉自己随时可能断气。

????她知道纪晨曦这个疯女人不好惹,但是又怕说出真相会遭到报复,所以嘴硬地死撑道,“我……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我……咳咳……”

????纪晨曦见她不见棺材不落泪,也懒得跟她废话了,手腕一个用力,直接把她的半边身体推到了栏杆外,“你说不说?不说我把你扔海里喂鲨鱼!”21